主页 > YY >

然而

“银行若想降低资本压力要通过开源节流,实在是缺少资本金再去想办法补充,例如北京银行h股上市,如果没有上市计划,就应该考虑优先股,可以想其他办法;同时,总的风险资产的速度也要压下来,通过发展中间业务、小微业务。从一季度财报数据可以看到,全行业贷款、生息资产增速都不太大,这也是有意识的放缓增速。内部结构优化,可以保证利润收入的增长持续,资本耗用不会特别快。”上述银行业分析师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然而,某证券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未来资本不会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除非发生大的风险。我国银行已走过了2010年集中需要补充资本的阶段,如今大多数银行单纯依靠利润累计就能完成资本补充。目前个别银行需要外部融资,那是因为银监会新的管理办法使得银行资本充足率一次性下降。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无论是优先股还是资本管理高级法,对银行资本压力都会有一些缓解,但资本金对银行业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制约。银行依靠放贷款规模扩张的盈利方式,短时间内还难发生根本改变。依靠放贷款规模实现盈利,会形成对资本金占用增加,就算现在找到了办法解决燃眉之急,过两年又会重新浮出水面,希望银行主动进行转型,提高中间业务比重,才能够真正摆脱对资本金的过度依赖。

免责声明: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